“垃圾分拣机器人”才是一个城市文明的验金石,那些社会底层员工的工作也正在被机器人取代着

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很难想象垃圾分拣是一个怎样的工作。试想我们每天上班拎着几袋生活垃圾扔到楼下的垃圾桶,已经感觉厌恶不已。那么当全城各地的垃圾都向一个正在工作的工人涌来时,是什么感受呢?

不过新一季的跑男,在开播没多久便让我们隔着屏幕体验了一把垃圾分拣的酸爽。各种各样可回收、不可回收、生活垃圾、工业垃圾夹杂着其独有的、经久不散的特殊气味从传送带上滚滚而来时,跑男成员的崩溃隔着屏幕我们都能体会得真真切切,更何况每天在这流水作业的大姐呢?

不过好在,科技界并没有放弃这个全世界都厌恶的工作。在美国的俄勒冈州有一家专门从事生产垃圾处理设备的公司,名叫BHS (Bulk Handling System)。近期,该公司在YouTube上发布了其研发的新一代垃圾分拣机器人,让我们真真切切看到流水线上的垃圾分拣机器人MAX-AI

MAX-AI机器人完整视频

之前我们也曾为大家介绍过两款垃圾分拣机器人。一款是来自发那科的Waste Robot。它使用了FANUC LRMate 200iD型号机器人作为主体,利用视觉分析系统对物品进行跟踪和分类,主要展现了这款机器人对废旧瓶罐的分离能力。

另一款是MIT与耶鲁大学联合开发的分拣机器人RoCycle。和物品的视觉识别不同,这款机器人采用软体抓手+触觉系统来识别不同物品的材料,从而将这些材料进行分类。这款机器人在模拟传送带上的识别准确率能达到63%,并且由于是软体抓手缘故,它可以更轻松的抓起各种形状不规则的物品。

不过显然,以上两款机器人都将垃圾分拣工作简化的过于理想化了。它并不会只有各种可回收的瓶瓶罐罐供机器人选择,也不会运转的足够慢来满足机器人的准确率。相比之下,MAX-AI的暴风吸入模式可能更适合复杂的垃圾分拣环境。

虽然是肉眼可见的双臂机器人,但周身套上的充气皮肤,使它如大白一样,有了几分亲切感。据介绍这套垃圾分拣系统分为两部分。单独的视觉识别系统被架在传送带之上,它可以利用计算机视觉算法识别垃圾的材质。双臂机器人作为它的动作系统被安置在传送带的一侧。整套系统占地面积非常小,甚至能和人类进行协同作业。

这款机器人还有一个最大的亮点便是,它的动作非常迅速。末端执行器摒弃了机器抓手这种失误率较高的工具,而且采用气动抓手,只要看准目标便可以强力吸入,然后再将相应的垃圾抛向不同的垃圾堆。

其实作为垃圾分拣设备的老牌厂家,MAX-AI只不过是BHS的最新一代产品。而它更多成熟的产品已经应用在了垃圾分拣的一线阵地了。如下图,虽说是垃圾分拣车间,但却让我们看出了一丝高大上的感觉,瞬间忽略了隔着屏幕的恶臭气味。

垃圾分拣·一个必须引起重视的“产业” 

说实话,虽说跑男的这期节目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但对小编来说也是相当震撼。虽然城市的每个垃圾桶都明确标出可回收与不可回收的标识,我们每次扔垃圾时也严格按照这个铁的定律去执行,但体现在传送带上时,完全变了样子。各种可回收与不可回收的垃圾,夹杂着尖锐、有害的物品一同涌向工作人员,这其中的隐患可想而知。

而更让我震惊的是跑男节目中曝光的数据,杭州在不到12年的时间里已经有超过1700万吨垃圾被填埋,占原本预计24年才能用完的空间,以这样速度,每3-4年便能填满一个西湖。试想如果光鲜的城市里我们看不到垃圾,那垃圾都去哪里了呢?如果不正视垃圾,会不会早晚有一天我们会被垃圾吞没吧?

不过作为一个科技媒体,在鼓励大家少制造一些垃圾的同时,我们还更应该看到垃圾分拣机器人前景。至少,如果真正高效实用的垃圾分拣机器人能够应用在中国的各个垃圾分拣站,我们是不是也能从被掩埋掉的垃圾中分拣出很大一部分可以循环再利用的材料呢?

所幸的是,在中国2017年,航天一院用深度学习开发了国内第一台环卫垃圾分拣机器人,准确率超过96%。只是我们还没能找到关于这款产品的视频及图片资料。

最后,小编想说一个城市的文明,不仅仅只是看它表面的光鲜。希望科技界的人们共同努力,让那些社会最底层的工人也能感受到科技给他们工作带来的便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台州机器人及智能工厂展览会 » “垃圾分拣机器人”才是一个城市文明的验金石,那些社会底层员工的工作也正在被机器人取代着